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二章 倚老卖老
????司马衷突然打了个喷嚏,及时的醒了过来,笑眯眯的看着杨芷:“太后来了好,太后来了好,一切凭太后决断,朕先回宫了。”说着话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嘴里嘟嘟囔囔不知在说些什么,在内侍的搀扶下退出了大殿。杨济看着司马衷的背影,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,心想:“皇帝醒得倒真是时候,走得也恰到好处。”

?????群臣一看是太后杨芷,武帝遗孀,不由自主的便有人稀稀拉拉的下跪,最后跪倒了一片。杨芷走到王祥身边,双手相扶:“先帝在日,最敬重睢陵公,哀家今日为先帝、为朝廷、为天下苍生请睢陵公主持公道。”

?????看到久违的太后杨芷,又听到她提及武帝,王详微微动容:“太后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。。。。”

?????“各位士族族长和廷尉、御史台、尚书留下,其余人散了吧,内侍护送陛下回宫。中书令立刻去北宫传旨,孙秀矫诏擅调禁军,着即捉拿交廷尉署议罪,禁军各归其位,受孙秀蒙蔽者赦免其罪,不予追究。抗命者以同罪论处。”杨芷声音不大,但透着威严,众人对她突然现身虽然有点不大习惯,但毕竟杨芷太后名号还在,且地位尊崇,竟然不知不觉就按照她的命令分头行事。眼见杨芷出场,群臣听命,情知大势已去,司马伦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司马囧满脸的绝望,喃喃自语:“所托非人,吾命休矣、吾命休矣。。。。”杨济挥手示意,一众甲士走上前来,将司马伦与司马囧半拖半架的带出了大殿。

?????王祥叹了口气:“哎、老了,不中用了,这不到一个时辰,腿脚就开始发麻了。”锤了锤自己的腿,王祥看了一眼杨济:“老夫年过八旬,早过了意气用事的年纪了,这天下事,正说正有理,反说反有理,嘿嘿,关键是看谁来说。杨大人啊,你且说来听听,断不断的先不谈。若真的事关国本,老夫土到脖梗子的人了,也不怕再多管一件不平事。要不然,老夫就一句话——恕不奉陪。”王祥这番话夹枪带棒,用意非常明显,想拉着威尼斯网站老人家站队,帮你们争权夺利当枪使,门都没有,别看你带着兵来的,三十六计走为上,你还敢咬威尼斯网站老人家不成?

?????杨济看到王祥用上了杀手锏“倚老卖老”,还真没有办法对付他,当务之急要赶紧切入正题,毕竟北宫战事还在焦灼中。所以当机立断喝道:“赵王、齐王,你们深夜矫诏,夜入后宫,谋害太后,该当何罪?”

?????司马囧立时透心凉,暗暗将孙秀近亲问候了个遍:“怕什么来什么,孙秀你他娘的真是个乌鸦嘴。”

?????司马伦本来魂不守舍,此刻见到朝中大员俱在,不禁心中又燃起了希望:“杨济,你血口喷人,本王得到密报,贾后派出刺客阴谋杀害太子,人证物证俱在,本王一面派人救援太子,一面入宫捉拿贾后,欲交给廷尉署议罪,本王怎么可能擅用私刑?”后来发生的变故司马伦显然还不知道,所以非常理直气壮,完全没留意司马囧暗示的眼神。

?????“哦?人证何在?物证何在?”杨济反唇相讥。

?????“贾后派董猛传矫诏,证据未及销毁,被本王人赃并获。还有太医令程据与黄门孙虑就是被指派的刺客,要毒杀太子,现在只怕太子已经遇害了,本王救援不及,对不起太子啊,真是最毒妇人心,害威尼斯网站大晋储君,太子冤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司马伦声泪俱下,痛心疾首。

?????杨济遥指大殿门口:“赵王说的可是他们吗?”

?????司马伦还没来得及变脸,用眼角余光一扫,董猛等三人正好端端走进大殿,只是略显狼狈而已。顿时跳了起来:“怎么回事?这是怎么回事?”司马伦一步抢到司马囧近前,抓住了他的衣襟:“董猛不是在你们手中的吗?刺客不是应该在金镛城的吗?怎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?????司马囧苦笑一声,当着众人的面,却不知如何开口分辨。

?????裴瓒从殿外昂首阔步,大踏步走了进来,面对群臣拱手施礼:“末将裴瓒,职司金镛城外城守备之责。太医令程据与黄门孙虑持贾后懿旨,赵王派兵阴谋诛杀太子,欲嫁祸贾后,令末将护送太子一行回洛阳宫中。后遇赵王派遣的刺客冒充羽林军,已被末将识破,刺客随即强攻,夜袭内城,被尽数歼灭,城内守军俱可作证,还阵亡了不少人。今护送太子平安归来。”裴瓒话音未落,殿外抬进来一乘软轿,端坐在上面的赫然就是太子,显然是惊魂未定,神态委顿。

?????司马伦情急之下,顾不得君前失仪,声嘶力竭:“阴谋,彻头彻尾的阴谋,杨济,你自己尚还是待罪之身,却在这里信口雌黄,污蔑本王,离间威尼斯网站天家骨肉,其心叵测,罪该万死你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?????杨济毫不理会司马伦的气急败坏,仿佛面对空气,对裴瓒温言道:“裴将军辛苦了,请先护送太子回宫去吧。”

?????裴瓒应诺,带着手下,押着董猛等三人,抬着太子退出了大殿。

?????杨济回过头冷冷的看着司马伦和司马囧:“文鸯奉太后懿旨,入宫勤王,你们指使孙秀矫诏,挟持万岁,私设朝会,擅调禁军,现在还在围攻北宫,你们身为皇室宗亲,阴谋百出,到底意欲何为?”这句诛心之语隐隐然已经在告诉群臣,做这么多动作还能为什么?不就是为了篡权夺位吗?

?????司马伦如何能是杨济的对手,从头到尾就被杨济牵着鼻子走,一步步被逼到绝路上,几无招架之力,情急之下,又接了杨济的下茬,送上了临场的过门:“太后,什么太后?”

?????群臣之中已经有人忍不住要笑出声了来,该是太后出场了。

?????果然,杨芷一袭青衫,外罩火红的披风,未戴头饰,只是插着一根银簪,形容消瘦,但端方清丽,缓缓从殿外走来:“哀家虽被囚于冷宫,但太后的名号还在吧?”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