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零四章 仗势行凶
????杨柯和红衣女子当先撤退,一众手下拼了命的挡住后面的追兵,饶是对手人多势众,但架不住这边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,竟然一点不落下风。尤其是那中年人和张昌,这两个人手中拿着的都是普通的棍棒,刻意的手下留情,没有杀伤人命的念头,只是让对手丧失反击的能力为原则,不过片刻功夫,追上来的二三十名追兵竟然无法近身,还被撂倒了七八个人。

?????最麻烦的还是那些城门领和武侯,这些人一看对手凶悍无比,难以降服,竟然开始拔刀围攻了上来。乱做一团的那些追兵也开始派出了一个人往城门内疾驰而去,张昌的江湖经验十分丰富,一边交手,一边对身边并肩作战的那名中年人低声道:“他们搬兵去了,不能恋战,赶紧的抢马,甩掉他们。”

?????话音未落,那名中年人一声唿哨,做了个手势,断后的这些人毫不迟疑的开始改变了策略,不再是防御,而是转守为攻,以退为进,但攻击的目标无一例外的都是奔着骑马的人去得,烟尘四起,甚嚣尘上的呵斥拼斗声中,马上的这些骑士开始纷纷被打落在马下,陆续的有人已经抢到了马匹,在等待着同伴。看到众人都纷纷抢到了马,张昌当机立断,一脚踢飞了一名欺到身前的一名武侯,在他倒地的一瞬间,单手一个海底捞月,从武侯手中摘得了单刀,寒光闪闪之中,却不是砍向了人,而是本着马匹去了,之间张昌身形起落之间,刀光过处,施展的是一路地蹚刀法。这种刀法一般的武林门派是不会修习的,只有久走江湖的盗匪才会口口相传,原因很简单,这路刀法过于阴损,而且是专门用来以寡敌众的时候,攻人下三路,求得脱身之机的秘术。只是张昌将这路刀法变成了攻马的下三路。

?????随着马儿的嘶鸣声不绝于耳,除了被抢走的马匹之外,剩下来的这些马匹纷纷倒地。张昌的意图非常明显,就是让对方没有了马,无法展开追踪。

?????看着对方的马匹损失殆尽,张昌一个侧翻站起身来,对着中年年大喝道:“撤。”话音未落,已经凌空借势上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匹马的马背,一抖缰绳,马儿人立而起,一声长嘶,这是张昌在给同伴们传递着信号。

?????中年人见机很快,又是一声唿哨,率先上了马背,其余的人等纷纷也上了马,这些动作都在电光火石中完成,端的是的干净利落,整齐划一,张昌坐骑的前蹄还没有落地,所有的人都已经上了马背,蓄势待发。调转刀刃,张昌用刀背重重一击马屁股,双腿一夹,抖动马缰,坐下这匹马便如离弦之箭一般,得得得的冲了出去,剩下的人紧随其后,也一溜烟的紧随其后,看到同伴们都催动了胯下马加速飞奔,那名中年人才将手中的棍棒脱手甩出,将执刀迫近的一名武侯砸了个正着,被撞翻在地,中年人这才抖动缰绳,紧跟着窜了出去,将一众大呼小叫的追兵远远的甩在了身后。

?????却说那名红衣女子被杨柯拽着,一边跑一边说:“咱们怎么不抢两匹马,跑得也快一些啊。”

?????杨柯也不答话,拉着红衣女子一路疾行,看看脱离了战团,身后奔走呼号之声隐隐约约快要消失的时候,杨柯突然调转了方向,向斜刺里跑去。红衣女子急忙道:‘错了,不是这个方向。’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